總是有人處心積慮

斑印在他的臉上,那件不合適的寬鬆襯衫罩在他身上,顯得有些怪異,可能是板形太過成熟,連頸處都冇縫上釦子。不過,少年身形高挑,不仔細看也挺像成年人的。倒也不是童工江棘芽隻是有空會去幫忙,但總歸不能穿校服,隻能整件酒保的衣服穿著。有人多多少少會注意到他,倒不是因為像童工,隻是難得不是他大姨夫那箇中年發福的大叔站前台,反倒是一個年輕的小夥子。江棘芽很吸晴的就是那雙眼睛,是上挑的眼型看著生得很漂亮,連眉型也...-

“那當然是…”

“明天見~”

時杉中落下這句話就帶著一股捉磨不透的笑容看著江棘芽,他內心很期待那人又會落出怎樣的神情呢?

半夜的涼風得江棘芽睜不開眼,但眼前的人實在讓他難以移開目光。

“誰想和你再見啊!!!”

可惜現在江棘芽氣得頭要爆炸,他嫌惡的盯著眼前那人笑嘻嘻的模樣氣不打一處出。

本來在學校就處處碰壁,冇想到校外還能遇上這個麻煩的傢夥…真是倒大黴了!

一個小時前…

相對於一般的高中生,二點一線的生活,江棘芽除了家與學校,還有各種各樣的店麵,累死累活打了整整一個暑假的工。開學就少了不少也算清閒了,不過週六週日江棘芽還是會選擇去大姨家的酒吧幫幫忙。

前台的少年隻是顧著手中的手機見上麵傳來的一陣陣訊息,儘管是高度的酒精味與前麵幾個大哥肆意揮灑的汗水味都冇能使他皺眉。

不知是包間裡唱歌的聲音太大時,天花板上的水晶燈也搖晃不定,投下的點點光斑印在他的臉上,那件不合適的寬鬆襯衫罩在他身上,顯得有些怪異,可能是板形太過成熟,連頸處都冇縫上釦子。

不過,少年身形高挑,不仔細看也挺像成年人的。倒也不是童工江棘芽隻是有空會去幫忙,但總歸不能穿校服,隻能整件酒保的衣服穿著。

有人多多少少會注意到他,倒不是因為像童工,隻是難得不是他大姨夫那箇中年發福的大叔站前台,反倒是一個年輕的小夥子。

江棘芽很吸晴的就是那雙眼睛,是上挑的眼型看著生得很漂亮,連眉型也是有些上挑的意味,又皺著眉給人一種生氣的感覺。

但很可惜這是他平時平靜的模樣,平日裡總會有人覺得他是在不爽,因此使他們發來‘你瞅啥?’的話語。

江棘芽皺眉隻是因為他姐姐半夜發來訊息,竟然隻是為了問候他一句[軍訓完後,我發現你是不是變黑了點了]

她要是關心下她這個幫忙到半夜明天還要去上學的弟弟,江棘芽都會痛哭流涕的發一句“愛你老姐,明天見”結果隻是為了吐槽而已…

雖然不想不承認,但彙棘芽也隻能無奈承認是有點…他本來就算不上白,偏偏還被八月的烈陽曬了十多天。

這軍訓就是明擺著的美黑計劃,但江棘芽實在不好說點什隻給老姐發了個哭笑不得的表情。

關了手機之後,江棘芽深感有些腳痠,要在這站到淩晨多少有些困難。

他思索了一會兒,打算出前台去找個椅子,剛準備動時就抬頭聽見大廳裡有女聲迴盪:“小哥,一個人呐?”

大廳內隻有零星幾個人,除了幾個大漢在吹牛,就是一箇中年女人。她單手撐著臉,靠在精修的牆上,那張玻璃桌有些反光,印在女人那張塗了很厚粉臉顯得有些怪異。

江棘芽麵對這種情況,冇有太大的表情,隻是有些皺眉的道:“…呃…嗯。”

“話說這樣…大媽想結賬的話…記得來前台吧。”後一句他換了一副笑盈盈的模樣,就算這樣樣子也算不上可親,反倒是笑的有些奇怪。

那個女人麵露難色,想這個年紀輕輕的小鬼竟然這麼不給情麵,還喊大媽…太可惡了!

見女人冇整什麼死動靜之後,江棘芽又打消了去拿椅子的心,因為離換班也隻剩半個小時,可能自己開局遊戲差不多了。

到進入加載頁麵時,他恍然見到玻璃旋轉門前站著一個很矮的身影,江棘芽下意識把手機關了,看清發現十歲左右的小女孩。

紮著個雙辮,身著一身黃色衫裙,下垂的眼睛圓溜溜看著上去很招人喜歡。不過江棘芽很煩小孩,尤其是見著雙馬尾兩下就竄到前台內。

木製的前台櫃很高,幾乎到了江棘芽的腹部,‘雙馬尾’進來外麵完全連個人影也看不見。

江棘芽剛剛想說話,雙馬尾就又往裡麵走了走擠進最裡麵,這一套動作撞到了江棘芽使櫃上五顏六色的酒瓶與擺放千奇百怪的杯子搖搖晃晃。

“你家長在哪?”江棘芽皺眉道。

他語氣儘量顯得不那麼不奈煩,如果是客人的孩子還好,如果是走丟了的…

太麻煩了!他一心隻想下班…

雙馬尾從下到上打量了江棘芽一遍,最後對著那雙擋住她視野的長腿也冇道出話,臉上並冇有什麼表情,又不說話,看著很無聊。

“不要無視我的話。”江棘芽很不想對小孩子發火,但控製不住將眉皺的更凶,但這句話單從語氣上聽還好。

雙馬尾看都冇看他一眼,隻是蹲下來低著頭,不知道在等什麼。

不是,這小孩是啞巴嗎…

“你有冇有在聽啊?”本來上班就煩,他無語的都笑了出來。

被打開的門傳來陣陣寒風,晚上的溫度還是不容小覷,那件單薄的襯衫完全抵不住,風裡還有著細沙的味道。

不對,那是人帶進來的!

“啊啊啊!大哥!”

江棘芽顧不得雙馬尾,抬頭看見門邊一個身影衝自己大步流星走來。

在酒吧亮異的燈光下看清那是張很好看的娃娃臉,身形也算不上高大,隻是看著年紀和江棘芽差不多,不過比他要矮些,看著更幼稚。

開學那會兒他進社團,隻聽聞編輯部活少的噱頭,自己就高高興興入了…

冇想裡麵隻有倆人不說,還上來就是一句:“小夥子,給你個機會,想要成為部長就決戰吧!”

其中一個女生拒絕了和江棘芽Pk,就剩薑卯那傢夥,一上來說完台詞就開乾,他還冇來得及拒絕。

不過憑藉身高優勢,還有一個暑假跑東跑西斷煉的‘好身體’,兩下就讓薑卯敗下陣來。

自己也順利成為了部長,不對,是不良們的老大…

實際上,他們根本什麼壞事都冇乾過,隻是中二病犯了,特指薑卯!!

另一個副部長和江棘芽同樣是個正常人,不過她認為這樣也挺不錯的…

江棘芽見他一上來就趴櫃檯上,有些慌亂的道:“什麼鬼!你彆碰倒酒了!…唉!我要賠錢!”

薑卯看向門外,指著外邊道:“那個學生會的!就那個娘炮!在門口碰到一個小丫頭,結果看見她跑進店裡,那個娘炮又姍姍來遲看見我和他妹有一麵之緣,偏偏認為我誘拐了他妹!”他說到娘炮就來了勁,看上去被說的挺慘…

江棘芽不禁撓頭有些無奈道“我在值班呢…你非這個節骨眼來。”

薑卯聞言就越過櫃檯,死死抱住江棘芽的腰,態度強硬又賴皮道:“總之你得幫兄弟出口惡氣!”

煩死了,討厭娃娃臉,討厭娃娃,小屁孩煩死了…

江棘芽被他這樣抱著十分不適,偏偏薑卯抱得又死緊。

江棘芽麵對薑卯的死皮賴臉也無法,隻推開他道:“行了行了,人在外麵是吧?你幫我看會。”

說到娘炮江棘芽就明白是誰了,便是那個‘大名鼎鼎’的學生會主席,他平常有事冇事就對編輯部這些打腫臉充胖子的不良投以鄙視的目光。

有空冇空就帶上小弟來抓他們有冇有違規違紀,因為薑卯總是被歪打正著,加上學生會會長又是個斯文模樣,薑卯便喚他‘娘炮’。

唉,其實那‘娘炮’最愛抓的是江棘芽,但他算老實,隻是頂著不良這個幌子。

而對於他們這對歡喜冤家真正的‘受害者’其實是薑卯。

得償所願的薑卯一下子眼睛都亮了起來,甚至在江棘芽走時不停揮手道:“好好教育一下他!看好你哦!~”

最後櫃檯隻剩下薑卯和雙馬尾,薑卯低頭纔看見雙馬尾,心情無與倫比,隻能又氣又驚的道:“是你!!”

雙馬尾依舊冇理任何人。

“小哥哥,一個人呀?”這是剛剛喊江棘芽的那個女人,她見著又換了一個長得更可愛的前台,不禁又撩撥起來,但笑容膩得讓人不適。

“呃…大媽,我兩個人。”

被二次創傷的女人僵住了笑容。

酒吧藏在一個有些陰暗的小巷裡,小巷的儘頭麵朝大海,每次起風就能聞到那海水的鹹與沙石的味道。半夜風吹的每個店鋪的捲簾門呼呼作響,又多了一絲涼意。

半夜下過雨,留下一池池水窪,映出酒吧門麵的霓虹燈光。江棘芽一腳踏進,濺起一陣水花,打碎了水中異彩的光斑。

空氣中帶著小巷獨有的腐魚爛蝦和菸頭味,他轉過身去見小巷口的十字路口站著個人。

那個身影很高,至少比江棘芽高一個頭,帶著一頂白色的棒球帽。也是個少年模樣,長得很斯文,小巷裡餐館透出的暖黃燈光照在他的臉上,柔和了五官鋒利的部分,眼底隻透露出和煦。白淨的膚色,更突顯是個極為漂亮的小白臉。

江棘芽看著這張比他白多的臉,就認出是那個麻煩事很多的‘會長大人’,他一時語塞,兩人都冇有開口的意思隻是互相打量著對方。

“哈,這不是江同學嗎?拐彆人妹妹不說點什麼嗎?”時杉中不知怎的綻開笑顏,彷彿是他拐了彆人妹一樣。

“還是說這是你們‘不良’的作風?”見江棘芽不接話,時杉中又補充道。

江棘芽實在被風吹的有些恍惚,白色的襯衣因風掠起,額間的碎髮隨風盪漾,他總歸是一時半會冇反應過來。

“哈?!”高瘦的身影在風中淩亂,最後也隻是吐出這一個字。

兩人僵持了好一會兒,江棘芽立馬就惱了,他才反應過來那個雙馬尾豈不就是他那個便宜妹妹嗎?!

江棘芽無緣無故被時杉中這樣一指認氣憤道:“你小子不要亂說!是他自己跑進店的!”

他大步流星走到時杉中麵前,逆風行走領口被吹得翻出內麵,他一把抓起時杉中的衣領,兩人貼的極近。

他早對時杉中無時無刻來的‘特殊關愛’的行為氣憤不已了,還這樣冤枉人。氣不打一處來,他衝時杉中道:“你在學校就冇事找事!到底是…!”

憑藉時杉中的身形,很容易就能把江棘芽一拎到一邊去,但他並冇有掙脫,隻是冇等他說完就打斷道:“那又怎樣?”

他這句話斬釘截鐵,讓江棘芽一時語塞。檢查他人違規的確是他的責任,對於需要‘特殊關愛’的人群關愛有加也正常。

但江棘芽並不想被‘關愛’。

時杉中見他不說話,視野不禁轉移到他腳上。

“噗,你這傢夥要墊腳才能扯到彆人衣領啊?”時杉中才注意到,平日比自己矮的多的江棘芽怎麼與自己平視?冇想到是因為這樣的原因…

江棘芽聞言更是惱火,從小到大除了時杉中全部都是誇他長的高啊。

一會兒就又岔開話題,他忍著想給時杉豎中指的**道:“那明明無所謂吧?!倒是你一週抓我們三次居心何在?!”

墊了一會兒,江棘芽也累了,才鬆開時杉中的衣領,腦中不禁迴盪起之前被時杉中支配痛苦…

江棘芽是個怕冷的主,即使是秋天他也帶著圍巾,又在校服裡套了好幾件衣服,把自己裹的像個粽子,結果時杉中在校門口就攔他道:“這天戴圍巾,儀容儀表不合格”順勢兩人在校門口又吵了一架…

之後就是三人在開不良少年的‘會議’,被學生會玩貼臉。江棘芽吃完飯散步,被時杉中說踩到螞蟻無所事事等等

時杉中見他暗底罵罵咧咧,隻是心中覺得好笑道:“抱歉啊,對你們嚴家看管實屬正常。”

江棘芽聞言,便抬頭狠狠瞪了時杉中一眼,他本來就不是生的天生一副笑臉,時杉中俯看他生氣的樣子會錯覺下庭更短,就像個撒氣的小屁孩。

時杉中最喜見得他這副氣憤又不能泄氣的樣子,下意識的道:“而且你生氣的樣子很好笑。”其實是有更合適的詞,但是時杉中冇說。

在昏暗的路燈下拉長了江棘芽的影子,在風中顯得他的身形更加單薄。更加他已經無言麵對時杉中這個傢夥,最後指著時杉中道:“你信不信我揍你啊!混蛋!”

他本來組織了一大堆反駁的話,可聽見‘笑人’這個詞,江棘芽隻能把這些話又嚥進肚子裡。

正當兩人還要繼續大戰300回合時,一個女童聲音打破了火藥的蔓延。

“哥哥?”

江棘芽轉過頭定睛一看,果然聲音的源頭就是雙馬尾!就知道小丫頭根本不是啞巴。

雙馬尾蹦蹦噠噠就竄進了時杉中的懷抱,完全一改剛剛在酒吧的樣子,反倒是纔像個十歲的小朋友。

時杉中帶著溫柔的笑意將雙馬尾抱起,任憑他坐在自己左臂上,右手扶著雙馬尾的膝蓋,活像一個慈祥的老父親。

看著兄妹倆你儂我儂,江棘芽也覺得自己是真的瘋了,怎麼尋思和時杉中這傢夥說這麼多話?

要是隻因為他是不良的頭頭,時杉中對他種種,那將江棘芽真是覺得自己太冤了,明明是被‘宣戰’的一方啊!

而且他接手後,編輯部三人真的就是可以用弱小代言的,什麼事都冇乾,還臭名昭著。

“既然這樣,那我就大人不計小人過了,倒是你啊…”時杉中突然說道。

淩晨時月已高掛,籠罩著小巷都覆上一層銀紗,隱隱約約還聽見風吹浪打的聲音。滴水噠噠落入水窪,濺起又一陣漣漪。

江棘芽本來想回酒吧的,聽見時杉中的話,又隻能耐著性子道:“還有什麼事情啊混蛋?”

時杉中倒是不慌不忙,那層月光的銀沙,襯得他的麵龐更加白淨。他的眼睛有點下垂,不像江棘芽是上揚的形狀,使得他看上去五官很柔和,不說話也許會讓人覺得賞心悅目。

“那當然是…”

“明天見~”

時杉中落下這句話就帶著一股捉磨不透的笑容看著江棘芽,他內心很期待那人又會落出怎樣的神情呢?

半夜的涼風吹得江棘芽睜不開眼,但眼前的人實在讓他難以移開目光。

“誰想和你再見啊!!!”

可惜現在江棘芽氣得頭要爆炸,他嫌惡的盯著眼前那人笑嘻嘻的模樣氣不打一處出。

時杉中點點頭看上去挺滿意他的回答的,擺擺手便轉過身走掉了。

“當然會再見。”

-隻因為他是不良的頭頭,時杉中對他種種,那將江棘芽真是覺得自己太冤了,明明是被‘宣戰’的一方啊!而且他接手後,編輯部三人真的就是可以用弱小代言的,什麼事都冇乾,還臭名昭著。“既然這樣,那我就大人不計小人過了,倒是你啊…”時杉中突然說道。淩晨時月已高掛,籠罩著小巷都覆上一層銀紗,隱隱約約還聽見風吹浪打的聲音。滴水噠噠落入水窪,濺起又一陣漣漪。江棘芽本來想回酒吧的,聽見時杉中的話,又隻能耐著性子道:“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