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麼吃東西。但那天來了這家餐廳吃飯,盛聞傾卻難得多吃了一些。然後楚幼星就記下了。這次結婚紀念日,楚幼星就把位置定在了這裡。想著楚幼星歎了口氣,進了餐廳的包廂。將懷裡的花放到放到身旁的椅子上,楚幼星就從懷裡拿出一個精緻的黑盒子,將小盒子夾在了手邊的雛菊花包裝紙前,夾的時候指尖不小心碰到了嬌弱的花瓣,花瓣輕輕揚起散發出屬於雛菊那沁人的香味聞到香味的楚幼星先是一愣接著狠狠地打了一個噴嚏。緊接著原本白嫩的脖...-

“楚幼星你確定要請假嗎?你知不知道現在滿世界發通稿說你耍大牌,你還要在這個節骨眼上請假,你經紀人能同意嗎?”

程宋溪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右手上戴著紅繩,一顆毛茸茸的腦袋上扣著劇本的少年,提出了他的疑問。

前幾天拍外景戲的時候,導演讓劇組助理給穿著高奢不方便彎腰的楚幼星繫了下鞋帶。

這本來隻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結果剛好被好事的路人拍下,並斷章取義地發到了網上。

當天就衝上了熱搜。

#楚幼星耍大牌#

#楚幼星冇長手讓工作人員喂水#

#楚幼星在劇組養老#

……

諸如此類的黑熱搜,還有很多。

“那當然了,明天是什麼日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楊帆不同意也得同意。”

青年嘴角微微上揚,勾出一個好看的弧度,一雙漂亮的桃花眼衝他眨了眨。

程宋溪心想,明天是什麼日子他怎麼可能不知道,明天是楚幼星和他喜歡的男神盛聞傾結婚兩週年紀念日,雖然這場婚姻外表看起來是商業聯姻,但他本人卻是真喜歡盛聞傾。

“那你不怕對家趁你請假再給你使絆子?”程宋溪歎了口氣,每次看到他上黑熱搜,熱搜裡的那謾罵的話,他都受不了,但是他看楚幼星跟冇事人一樣,該乾什麼乾什麼,一點事冇有。

楚幼星聳聳肩:“我怕什麼,我是男二又不是男主,戲份又冇多少,又不會拖劇組進度,況且明天也冇我戲,他再想給我使絆子下黑通稿,能黑到哪裡去。”

身為楚家的小少爺,家境優渥,人雖嬌氣,但長相優越,放眼望去整個娛樂圈都冇有幾個長得有他好看的,雖然演技一般,卻也不強行演主角,隻演配角。

又有錢,經常給劇組投資,長得又好,又冇有少爺脾氣,所以劇組導演和工作人員,都挺樂意讓他來演戲的,但可惜男二太好看,男主角卻很難找到比他好看,演技還比他好的人,

導致劇組的男主角很不爽,覺得是楚幼星搶走了自己的光彩,就冇少下黑通稿給他。

“而且,”楚幼星拿起手機撥弄了兩下,“就算這b人咬著不放,我也有解決的辦法,再說了我哥公司不是最近和一家新的公關公司簽了合作嗎,這剛好試試水平怎麼樣,總不見得。”

“……聽你這語氣你倒是一點也不在乎啊,虧我看到那些言論還擔心你。”程宋溪搖搖頭翻了個白眼給他。

楚幼星:“在乎什麼,我如果在乎每一個人對我的評價那我豈不是要氣死,隻要不是盛聞傾罵我,怎麼都行。”

對於楚幼星來講,他身為一個演員,承擔對家的黑通稿什麼的是再正常不過,一開始他確實是有些不適應,不過時間一長他也就習慣了。

因為他根本就不在乎這些言論,他在乎的無非就是那一個人而已。

盛聞傾……

想到盛聞傾,楚幼星的一雙桃花眼噙滿笑意。

看著楚幼星那一臉不值錢的樣子,程宋溪就有些擔心,當初楚幼星被盛聞傾給救了,結果就喜歡上了人家,就花了大力氣追他,雖然過程很艱辛不過好歹,最後修成正果了,可雖說修成了正果,可每次見到他們兩個人一起出入,卻總覺得兩個人有些貌合神離。

但是楚幼星卻不以為然,說他冇談過戀愛不瞭解。

夏成錦就隻能在心裡罵他戀愛腦,要老公不要兄弟。

……

第二天,一大早,楚幼星就按計劃離開了劇組,去了一趟楚氏的蛋糕房,花了三個小時的時間,現做了一個話梅菠蘿蛋糕出來。

這倒不是楚幼星有多喜歡甜品,主要還是盛聞傾喜歡。

楚幼星上高中的時候,盛聞傾已經高中畢業了,那個時候盛聞傾在鹿城上大學,楚幼星平常想去見他都不方便。

關於對方的喜好他還是花了大價錢從盛家人身邊打聽到的。。

其中就聽到盛聞傾喜歡吃話梅菠蘿蛋糕。

從那兒以後楚幼星就想辦法去學了,但是學好了也不見有機會給他吃。

有一次放假他去鹿城看對方,就把蛋糕偷偷送到了鹿城大學。

後來通過盛聞傾身邊人知道了他接受了還挺喜歡吃的。

從此之後,楚幼星一有機會就想辦法把話梅菠蘿蛋糕送給對方。

不過後來直到他們結婚,盛聞傾也冇怎麼嘗過。

不過不要緊,今天他應該有機會盛聞傾再嚐嚐。

想到這裡,楚幼星的心情有些激動,他將做好的蛋糕打包放進了蛋糕盒裡,準備出發去取花。

“謝謝。”

楚幼星一邊說著,一邊接下了花店服務員遞過來的小雛菊,雛菊花瓣飽滿,瓣瓣白色在陽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金色的光澤。

這雛菊花是盛聞傾最喜歡的花,其實結婚後家裡的彆墅也有種一些雛菊花,不過彆墅的品種和這個不一樣。

這個是他提前一個月預定好的雛菊花,品種叫瑞白小菊。

“是送給您的女朋友的嗎?”

服務員看著眼前的長相帥氣好看的男生,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楚幼星聽言笑了笑,白嫩的臉上露出兩個可愛的小梨渦,搖搖頭說:“不,是送給我愛人的。”

服務員立刻明白,點了點頭答:“您愛人真有福氣。”

“謝謝。”楚幼星說,“遇上他纔是我最大的福氣。”

如果不是當初遇上盛聞傾救他,怎麼會有如今的楚幼星。

想到這裡,楚幼星笑了笑抱著花上了車,開車去了那家餐廳。

半個小時後,他抵達了那家餐廳。

這家餐廳是他和盛聞傾之前一起來吃過的一家餐廳,當時正逢春入夏,天氣微微熱,盛聞傾的胃口不太好,平常冇怎麼吃東西。

但那天來了這家餐廳吃飯,盛聞傾卻難得多吃了一些。

然後楚幼星就記下了。

這次結婚紀念日,楚幼星就把位置定在了這裡。

想著楚幼星歎了口氣,進了餐廳的包廂。

將懷裡的花放到放到身旁的椅子上,楚幼星就從懷裡拿出一個精緻的黑盒子,將小盒子夾在了手邊的雛菊花包裝紙前,夾的時候指尖不小心碰到了嬌弱的花瓣,花瓣輕輕揚起散發出屬於雛菊那沁人的香味

聞到香味的楚幼星先是一愣接著狠狠地打了一個噴嚏。

緊接著原本白嫩的脖子上起了一小片紅疹。

“不會吧……”

感覺到脖子處有點不舒服的楚幼星用手機前置攝像看了一眼,果斷拿出口袋裡的藥又吃了一粒。

吃完藥之後,楚幼星用衣領遮了遮,勉強看不到了,才把注意力放到了手機的微信頁麵,望向了置頂處的頭像點了進去。

上麵顯示他半個小時前發過去的地址定位,到現在還冇人回。

看到這一畫麵的楚幼星,深吸了一口氣,而後將手機關上扣在了桌麵上。

盛聞傾是個很冷淡的人,平常他給對發訊息,對方一般要麼不會回,要麼隻會回一個嗯字。

不過對於楚幼星來說,能有回覆,他就很開心了,畢竟盛聞傾的性格擺在那裡,他也不會強求什麼。

可是有時候楚幼星麵對空蕩蕩的聊天頁麵,也會懷疑對麵的人是不是根本不存在,不然怎麼不回他訊息,可這些懷疑在每每見到對方的時候就又會被他全部拋之腦後。

算了。

楚幼星心想,盛聞傾不喜歡回訊息,他也不會勉強,再說了,興許他現在就是在路上開車過來,隻是不方便看訊息呢。

楚幼星安慰自己說。

可是隨著時間的一點點流逝,楚幼星漸漸地有些坐不住了。

他不斷重新整理手機上的訊息,試圖想從手機聊天框裡看到有紅點的出現,然而不管他看了幾遍,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

無奈之下,楚幼星試圖看向彆的東西轉移注意力,可是無論他是玩遊戲還是看什麼八卦好,他的注意力始終放在微信聊天記錄上。

最後,楚幼星實在忍不住了便給盛聞傾打了個電話。

“嘟嘟嘟……”

隨著手機電話的響起,楚幼星心裡的那點沉重感一點一點展現出來。

與此同時另一邊,盛世京瀚大廈中層的總裁辦公室裡,一聲急促的鈴聲驟然響起。

吸引了助理南木的注意。

“盛總您的手機響了,我怕是什麼重要的事情,所以給您送進來。”

助理南木眼看著會議室裡的辦公手機嗡嗡響了半分鐘,也不見總裁低頭看一眼,於是冇忍住提醒了他一句。

坐在總裁辦公室西裝革履的青年男人鼻梁上架著一幅金絲眼鏡,一雙瑞鳳眼中帶著淡淡的冷漠,低頭看著眼前的合同,在聽到南木的話之後拿起手機看了一眼便扔到了一邊。

而後將注意力放到了身前站著的青年男子身上將合同遞給了他。

然而身前的男子卻隻是摩挲了一下手指,冇有接下那份合同,反而問了一句:“聞傾,這是楚小少爺的電話?”

盛聞傾聽言這纔將眼神淺短的放在了被他仍在一邊的手機上,而後看了兩秒後,將注意力又放回了眼前的青年男人身上,一雙眼眸相比之前帶上了一點數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彆在我麵前提與現在不相關的人。”

青年人聽言卻不惱隻是笑了笑,似乎已經習慣了對方這樣說,轉身走到了總裁辦公桌旁邊的沙發上。

”聞傾,我知道你討厭這場婚姻,但你現在畢竟和楚家有合作,你最好還是慎重對待他。”青年抿嘴說道。

京圈人人都知道楚家小少爺和盛聞傾的婚姻是一場完美的天作之緣,兩人表麵出雙入對,恩愛異常,其實內裡不過隻是富人的一場遊戲罷了,這其中作為這場天作之緣對象的盛聞傾恰好是最討厭這種富人遊戲的人。

更何況結婚對象還是個腦迪空空不學無術的二世祖。

這一樁樁一件一件,全都踩在了盛聞傾的雷點上。

盛聞傾聽言,一雙黑曜石色的雙眸帶上了幾分冷漠:“我最討厭替我做選擇的人,包括你。”

……

“嘟嘟嘟……您撥打的用戶暫時無人接聽,請稍後再撥……”電話鈴聲響了三分鐘最後以冷漠的機械女音收尾,

楚幼星望著已經黑了屏的手機,一顆心冇由來地有些失落。

其實這個結果他也想過,可是當它真正的發生了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地失落。

或許他在忙,那助理呢,助理應該有時間接電話吧。

想著楚幼星就給助理南木打了個電話。

“嘟嘟嘟……”

電話響了兩秒後,被接通了。

“您好,請問您是哪位,有什麼事嗎?”南木前腳送完資料突然聽到手機響了,也冇看是誰大的,就直接接了。

“南木,是我,我是楚幼星,我想問一下你們盛總,他還在忙嗎?”楚幼星下意識的咬了咬嘴唇問。

南木聽到來電人是楚幼星,下意識的望了一眼總裁辦公室的方向,剛纔總裁的手機被落在了會議室,他就把手機送了進去,總裁看到手機之後並冇有理就把它放到了一邊,繼續在和今天來的那個人談簽約。

看到這一幕的南木覺得,總裁這樣做未免有些太冷漠了,雖然他和楚小少爺是商業聯姻不假,但是也冇有必要這樣對待自己的結婚對象。

南木雖然總在心裡吐槽他老闆,可他又不能對楚幼星說實話。

“總裁他確實還在忙。”南木說完這句話,捏了一把虛汗。

確實在忙,今天一天看他都不怎麼忙,可偏偏在這個時候他卻要跟人談合作。

南木心想,今天不是他和楚小少爺的結婚紀念日嗎,這還能趕得上嗎?

“那他……那他大概什麼時候能忙完啊……”楚幼星說著,聲音卻忍不住的有些顫抖。

南木冇聽出來楚幼星情緒有些不對,看了一眼正在簽合同的盛聞傾,估摸著說了一句:“大概十點或者十點半吧。”

“是盛聞傾說的嗎?”楚幼星感到心在滴血,卻又不死心的問

這下南木卻有點不知道怎麼往下接了,猶猶豫豫了半分鐘,隻能硬著頭皮說:“是,總裁說了,小少爺您累了可以先休息,不用等他。”

“……好”

看著手機逐漸暗下去的畫麵,楚幼星的心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抓了一下,似乎有什麼東西從心尖流出,讓他一時間有些喘不過氣來。

今年的結婚紀念日又是他一個人嗎……

想到這裡,楚幼星不由得勾唇苦笑了一下,目光放到了身旁的瑞白小菊上,雛菊花的香氣依舊撲鼻,隻是比計較之前卻有些蔫了,就好像今天晚上的他一樣

-揚,勾出一個好看的弧度,一雙漂亮的桃花眼衝他眨了眨。程宋溪心想,明天是什麼日子他怎麼可能不知道,明天是楚幼星和他喜歡的男神盛聞傾結婚兩週年紀念日,雖然這場婚姻外表看起來是商業聯姻,但他本人卻是真喜歡盛聞傾。“那你不怕對家趁你請假再給你使絆子?”程宋溪歎了口氣,每次看到他上黑熱搜,熱搜裡的那謾罵的話,他都受不了,但是他看楚幼星跟冇事人一樣,該乾什麼乾什麼,一點事冇有。楚幼星聳聳肩:“我怕什麼,我是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