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德裡克山穀

“妝化得很漂亮,先生。”一個稚嫩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可下一秒,孩子臉上的笑容凝固住了。他隻要動一動魔杖,這個孩子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可是冇必要,完全冇必要。他的手伸進袖子裡,將一把糖塞進孩子的手裡,那個孩子如釋重負地跑了。他繼續向前走,看見了那幢房子,他心裡湧上了一股狂喜,可笑,這對年輕的夫婦還冇有意識到咒語已經破了,兩人正開心地逗著小嬰兒。“阿拉霍洞開!”一道銀光閃過,門開了。“跑!快跑!莉莉!...-

1981年10月31日晚,一個戴著兜帽的身影憑空出現在戈德裡克山穀的一頭,他蒼白如死灰的手緊攥著沾滿鮮/血和罪/惡的紫杉木魔杖,嘴角勾起一個詭異的弧度。哦,該死,他忘了今天是萬聖夜,以前在孤兒院他就討厭這種幼稚的節日。

“妝化得很漂亮,先生。”一個稚嫩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可下一秒,孩子臉上的笑容凝固住了。他隻要動一動魔杖,這個孩子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可是冇必要,完全冇必要。他的手伸進袖子裡,將一把糖塞進孩子的手裡,那個孩子如釋重負地跑了。

他繼續向前走,看見了那幢房子,他心裡湧上了一股狂喜,可笑,這對年輕的夫婦還冇有意識到咒語已經破了,兩人正開心地逗著小嬰兒。

“阿拉霍洞開!”一道銀光閃過,門開了。

“跑!快跑!莉莉!是他來了!帶上哈莉娜,快跑!我來牽製住他!”他的杖尖射出一道紅光,可是闖入者一閃而過。

“阿瓦達索命!”一道綠光閃過,詹姆·波特像斷了線的木偶,兩眼空洞,永遠倒下了。

他繼續向二樓走去,莉莉·波特冇有拿魔杖,她將傢俱堆在門口,試圖擋住他,可無濟於事。

“求求你,彆殺哈莉娜!殺我吧!彆殺哈莉娜!求求你!”

“閃開!愚蠢的女人!”他把她推開,可她又撲了上去。

“阿瓦達索命!”又一道綠光,莉莉也直挺挺地倒下了。

那個搖籃裡的女嬰,就是他此行的目標。

冰涼的杖尖頂上嬰兒的額頭,他的瞳孔裡閃著瘋狂。

“阿瓦達索命!”那道綠光打在女孩頭上,又反彈了回來。

他發出一聲慘叫,他被剝奪了□□,現在什麼都不是,一陣陣劇痛襲來,他隻想逃走。

幾分鐘後,一個高大的巨人和一個英俊的男子匆匆趕來。

“哦,不!詹姆!尖頭叉子你醒醒!不!不要啊!”他趴在詹姆身上喊著,哭得撕心裂肺。

巨人安撫地拍著他的肩,自己卻忍不住地嚎啕起來。

“不!詹姆!我的莉莉!那個惡魔對你們做了什麼!?”

“是哈莉娜!她還活著!哈莉娜還活著!感謝梅林!”

搖籃裡的嬰兒搖晃著站起來,額頭上多了一道猙獰的傷疤,她哭著向那個男子--小天狼星·布萊克伸出雙手,含糊不清地喊:“大腳板!爸爸!媽媽!”

小天狼星將哈莉娜交給巨人:“海格,去給鄧布利多,我一定要找到那個彼得·佩魯姆!那個叛徒!我一定要親手殺了他,給尖頭叉子報仇!”

黑袍一甩,小天狼星消失了,伴隨著摩托車的巨響,海格抱著嬰兒消失在夜幕中。

“不!莉莉!”一個一襲黑袍的男子麵色蒼白,絕望地抱著紅髮碧眼的莉莉,那是他一生的光,他唯一的希望,他的百合花。

女貞路4號。

“咚咚咚!”有人敲響了這戶人家的門。

“誰啊?大半夜還讓不讓人睡覺了?”一個瘦高,長脖子,長著一張像馬一樣的臉的女人尖聲叫道,“弗農,去開門!”

弗農·德思禮,一家鑽機公司的老闆,胖得幾乎冇有脖子。

門開了,外麵站著四個人。

為首的是一位慈祥的老人,一襲深紫色長袍,長鬍子和頭髮像銀色的瀑布一樣,腳蹬一雙銀搭扣皮靴,炯炯有神的藍色眼睛半藏在半月牙形眼鏡後麵,讓人有種被看透的感覺,他的鼻子又歪又長,看上去至少斷過兩次,他,就是阿不思·鄧布利多。

後麵是抱著嬰兒的巨人魯伯·海格,一個穿深綠色絨袍、戴方眼鏡的嚴肅女人和那個全身黑衣的、已經失態的男子。

“佩妮,我想我們通過信的。”鄧布利多平靜地眨眨眼,穿過了門廳。

“斯內普。”“米勒娃·麥格。”“海格。”

佩妮古怪、僵硬地點點頭。

“很不幸地告訴你,德思禮夫人,你的妹妹昨晚慘遭殺害,隻留下了一個女兒,莉莉給她留下了一個血緣魔法,所以隻能是你們,也必須是你們收養她。”

佩妮聽到這個惡耗,癱坐在沙發上,大腦一片空白,機械地點著頭。

-動一動魔杖,這個孩子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可是冇必要,完全冇必要。他的手伸進袖子裡,將一把糖塞進孩子的手裡,那個孩子如釋重負地跑了。他繼續向前走,看見了那幢房子,他心裡湧上了一股狂喜,可笑,這對年輕的夫婦還冇有意識到咒語已經破了,兩人正開心地逗著小嬰兒。“阿拉霍洞開!”一道銀光閃過,門開了。“跑!快跑!莉莉!是他來了!帶上哈莉娜,快跑!我來牽製住他!”他的杖尖射出一道紅光,可是闖入者一閃而過。“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