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精靈世界

珊迪:我院邀請你前往參觀。請攜帶隨身行李,在今夜9點整進入電梯間等候接待。院長瑪麗”珊迪屏住呼吸默讀完信上的文字,安靜地能聽到咚咚心跳。她緊張地抓起了脖子上的項鍊反覆揉捏,滿臉寫著不可置信。當她再回神來再看時,字跡消失,隻剩那一彎月牙。好一會兒後,珊迪踱步走到廚房,接上一杯冰水一飲而儘。在這個零下的初春,珊迪瞬間清醒過來,趕忙回到走廊給李維編輯撥打電話,她可不能失去這份來之不易的兼職。“我需要請假...-

珊迪走到電梯廳門口等待著,手錶的指針停在8點50分。

這是一棟老舊的歐式建築,電梯廳隻能容納兩人,需要拉起雙重的鐵閘門才能運作。此時,電梯緩緩地從大廳升上來,鐵鏈拉鎖哢哢作響。

珊迪不知不覺中緊張地跺腳,她腦海裡開始不斷跑馬燈似的胡亂猜測,萬一這些人是要謀殺她把她獻祭了怎麼辦,萬一這些人召喚了什麼靈魂要附身她怎麼辦,萬一這些人是江湖騙子隻是要綁架她怎麼辦。‘我也冇什麼朋友,要是失蹤了也冇人關心,真的要去嗎?’珊迪猶豫。

“哢噠”一聲,電梯到了。那間小小的泛著昏黃燈光的電梯廳已經停在珊迪的麵前了。她深吸一口氣,看看眼前再熟悉不過的電梯廳,頓時覺得自己幼稚可笑。

‘就當是惡作劇吧。’珊迪心想。

拉開壓縮鐵門,一股玫瑰的清香鑽進鼻腔,珊迪輕嗅,覺著香氣溫柔讓人安心得就像是自己回到了繈褓之中。她謹慎地邁入電梯,拉起門,燈光從昏黃逐漸變得明亮起來。

手錶指針走到了9點整。“哢噠”電梯移動,珊迪被嚇地僵直在原地,因為她冇有按過任何樓層。電梯向上行進,她緊緊貼著牆麵,雙腿因緊張而發軟微顫。

‘完了完了,撞鬼了!’珊迪心想著,忙想大聲呼救。

電梯突然停住,又是“哢噠”一聲,鐵門開始自己緩緩打開。珊迪眼前是叢叢茂密的闊葉綠植,近處是揮舞著枝條的藤蔓,遠些是一片綻放的豔麗玫瑰,花房燈光撲朔。

珊迪一隻手捂在胸口,倚靠著牆膝蓋微曲,嚇到僵硬的身軀緩慢地恢複行動能力。

突然,科爾從一團綠葉中探出身來,嚇得珊迪尖叫了起來:“啊……鬼啊!啊!!!”

科爾趕快走了出來,呆板的雙手交叉揮舞著,強烈地表達著自己的善意,“彆害怕彆害怕……我不是鬼,珊迪小姐,我叫科爾。”他慌忙解釋道。

珊迪哪顧得上什麼打招呼,臉色嚇的煞白。

科爾趕快上前,想著遞上準備好的熱可可。他聽說人類都喜歡這種飲品,提早從矮人那邊換了許多。他大步一跨,差點被腳邊的滑稽藤絆倒,熱可可瞬時潑撒到手上,燙得他跳腳。

看著眼前這個遲鈍笨拙的男生,珊迪皺著眉頭十分疑惑。她心裡覺得好笑‘這要是鬼,那可算是個大笨鬼。’見到對方形象還算正派,並無惡意,珊迪鼓起勇氣走出電梯廳。

科爾覺得自己真是糟透了,一手握穩杯子,另一隻趕快在褲管上擦擦。然後伸出拿著杯子的手來想要握手,場麵滑稽可笑。

珊迪哪想著握手,她第一件事就是確認眼前這個傢夥有冇有影子。好在科爾身下拖著一

到黑影,不然珊迪又要爆發尖叫。

“好痛!”為了避免這是在做夢,珊迪狠狠地抽了一下自己的臉。

科爾收回手,木訥地僵在原地,心想:‘人類這個物種也太奇怪了吧。’他無奈又尷尬地看著珊迪說道:“這裡是精靈世界,歡迎你。”仔細打量起這個人類女孩。

珊迪是個落落大方的美麗女孩,雖然比科爾矮上一個頭,但身材姣好。她柔順微卷的黑髮紮成高馬尾,穿著一件淺卡其色薄羽絨夾克,裡麵一件乾淨的灰白格子襯衣,直筒的淺色牛仔褲配著一雙馬丁靴,看起來十分利落。

並且,珊迪有一雙溫柔的烏棕色眼眸,居然和瑪麗的眼睛十分相似。科爾盯著珊迪那雙溫柔眼睛愣了神,直到她再次發出了小聲驚叫。

珊迪扭頭回去看那電梯廳已不複存在,變成了一扇木質的舊門,訝異不已。

“哦!我關起來了,怕其他精靈誤用。”科爾解釋說。他繞到珊迪身邊提起行李袋,接著說:“瑪麗院長這幾天比較忙,安排我來接待你。”並向花房門口走去。

珊迪眼看科爾要走,著急發問:“喂…,什麼精靈世界?你要去哪?”

科爾這才反應過來,他忘了瑪麗院長交代‘珊迪對這裡一無所知’。他回頭說道:“這裡是精靈世界,我是土精靈科爾,不是‘喂’。”科爾心想‘難道人類這麼冇禮貌嗎?’

“是瑪麗院長邀請你來的,這兒是精靈學院,其他的情況由院長和你解釋。”科爾補充完轉身又要走。

珊迪聽得似懂非懂,冇想到邀請函還真是精靈發給她的。她環視四周,觀察周邊的植物,仔細看著那株攀在矮石柱上的藤條,心裡一驚‘這不就是外婆筆記本上的植物嗎?’

珊迪驚呼道:“我好像,見過這個藤條!”,她剛想伸手。

“彆動!”科爾回過頭趕快製止。

為時已晚,珊迪的手指已經觸碰到了滑稽藤,一根藤條率先纏住了她的手指,其餘纖細的藤條也從植株裡伸出來聚攏到珊迪身邊,珊迪還來不及驚訝,瞬間被藤條撓到了脖子,耳後,還有胳肢窩。

“哈哈哈哈!住手!!哈哈哈……”珊迪不敵這一番騷動,立刻被撓癢的開始發笑,藤條上的葉片也隨著笑聲開始顫抖併發出微弱的綠色熒光。

科爾快步走來,把手放在植株的根部,示意它們冷靜下來。這些藤條慢慢從她身邊退開,藤條似乎很滿意和珊迪的互動,開始輕輕搖擺了起來。珊迪被眼前這株藤蔓驚到嘴巴微張,看上去也是十分滑稽。

科爾看著珊迪的樣子,無奈地解釋道:“滑稽藤很喜歡和生物在一起,它能讀懂你的心情,你如果開心,它就溫柔調戲一番,如果你的害怕,那藤條也會應激劃傷你。”停頓片刻,他彎腰把不小心被扯下的葉片拾起,放回植株根部,土壤裡立刻像包餃子似的把葉片吞冇。

“彆再亂動了。”科爾心疼這些被扯掉的葉片,走到珊迪麵前說著。珊迪這纔看清科爾的臉,雖然滿臉寫著不耐煩,但他長得俊俏,眉眼中透露著少年感,要不是那尖尖的耳朵,這樣的男生都可以在人類世界當明星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珊迪自覺被責備得莫名其妙,嘟囔著。

科爾輕歎一聲,催促著:“我們走吧,瑪麗院長還在等你。”隨即,珊迪跟著科爾走出了花房。

-再不回來我都要睡著了”這時頂部一扇彩窗開著,長耳朵的腦袋從裡麵冒了出來大喊。科爾抬頭向他揮了揮手。“你不敢相信我今天經曆了什麼,森林著火了,真要命!”科爾拿著毛巾擦著頭髮,他洗完澡整個人看上去清爽多了,棕色的捲髮也不再蓬亂,修長的身形配上寬鬆外套和淺色短褲,狀態恢複充滿了活力。他麵對維克,坐在自己的床邊。“大家都知道著火了。”維克擺動著自己的精靈長耳,略顯神秘地問:“聽說,有一隻龍飛回來了……”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