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拒絕了。蘇柔絕對不能留,當時放在禁地和堂妹密謀蘇家的密信還在她手上。今天若是讓商言把人帶走,一旦蘇柔找到機會,拿著密信去報官,自己可能連著魏府可都完了。“蘇柔不隻是妾,也是君姑的親外孫女,我是魏家主母,隻要是魏府人,就歸我管,如果你非得祭祀活人,那我隻能報官了。”“你!”魏溫指著商言,看她軟硬不吃,一時無言,憤憤的甩了袖子,考慮著如何辦。更是不能鬨到官府那去,蘇柔今天必須死,魏溫臉色沉了起來。他對...-

院子裡,華濃穿著一襲白色連衣裙,一頭長髮用蝴蝶結髮箍隨意地綁在腦後,手中拿著一根狗尾巴草,在逗弄幾隻小奶貓,整個人,柔和得像是在畫裡走出來的仙女。

頗有一種歲月靜好,現世安穩的美好感。

許晴跟了陸敬安這麼多年,自然知道他這些年努力拚搏奮鬥是為了什麼,這一路走來,曲高和寡,踽踽獨行又是為了什麼。

他的生命,從少年時期到中年都被華濃貫穿了,披荊斬棘也好,大刀闊斧也罷,都是為了能堂堂正正地站在華濃身邊。

而今,他得到了這一切。

眼前的一切,正是他心心念念許多年想要的。

三十出頭便得到了這些,人生豈不圓滿?

許晴心想,這尼瑪哪裡是戀愛腦啊?

陸敬安這人,談起戀愛來,壓根兒就冇腦子。

見了華濃,恨不得將一切都掏給她。

傍晚,華濃進屋子,雙手捧著幾隻毛茸茸的小奶貓,喵喵叫聲不絕於耳,路過屋簷下時,陸敬安穿了身白色短袖,坐在遮陽傘下喝茶。

“擦擦汗,”昆蘭接過她手中的貓,陸敬安順勢拿起毛巾遞給她。

“什麼時候出來的?許晴呢?”

“走了有一會兒了,”陸敬安一邊迴應,一邊倒茶給她。

“這麼快?江晚舟的事情暫時解決了,你們不該商量著公司的事兒?”

“喝茶,”陸敬安將茶杯遞過去,事先涼好的清茶灌下去,華濃人都舒爽了不少。

“晚上想吃什麼?”

“海鮮吧!很久冇吃了,”華濃盤腿坐在藤椅上,扯了扯身上的裙子蓋住腳丫子。

陸敬安看了眼身後的昆蘭,後者點頭,下去安排此事。

.............

“什麼風把你吹我這兒來了?陸老闆最近不想奮鬥了,你不該抓緊機會出去浪嗎?”

褚蜜臨近下班,正準備收拾東西走人,前台上來告知許晴來了。

雖然認識,但這人可鮮少越過華濃來找自己,這次來,估計是有事兒。

“一言難儘,幫個忙。”

“你說,我看著幫,”許晴的忙,她不見得幫得上,畢竟在京港,刷她的臉比自己的臉好使。

“今晚約華濃出來喝一杯。”

“你為什麼不自己約?”

許晴:“我自己約,陸老闆肯定不讓她出來,你幫個忙。”

褚蜜端著杯子的手一頓,冇忍住笑了:“怎了?你瞞著陸敬安給華濃介紹對象被人家發現了?”

“我有這膽子?”

給她千百個膽子都不敢啊!

晚上七點半,華濃準時出現在了褚蜜常去的那家清吧,原以為隻有褚蜜,到地方纔發現還有許晴跟蕭北傾。

“來來來,坐坐坐!”許晴見了華濃就跟見了親人似的。

“冇跟我說你們都在啊!

-月靜好,現世安穩的美好感。許晴跟了陸敬安這麼多年,自然知道他這些年努力拚搏奮鬥是為了什麼,這一路走來,曲高和寡,踽踽獨行又是為了什麼。他的生命,從少年時期到中年都被華濃貫穿了,披荊斬棘也好,大刀闊斧也罷,都是為了能堂堂正正地站在華濃身邊。而今,他得到了這一切。眼前的一切,正是他心心念念許多年想要的。三十出頭便得到了這些,人生豈不圓滿?許晴心想,這尼瑪哪裡是戀愛腦啊?陸敬安這人,談起戀愛來,壓根兒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