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知從何起,她愛上了相識九年的朋友。情不知何時起,兩人分明自初中起便因不同班而交流甚少,也不知她自何時而起愛上了這麼個交流甚少的老友。初中短短三年的人情世故,她從一個什麼都不理解的懵懂孩童成了個寡言少語內心封閉的人。不再像之前,無論何事,都會向彆人言語。說起初中時光,她們這一屆的學生,每學年都要分班一次,因此,她身邊走過了一個又一個自己曾認為是“朋友”的人。她懂得了,這些個“朋友”不過是她漫漫年...-

情不知從何起,她愛上了相識九年的朋友。

情不知何時起,兩人分明自初中起便因不同班而交流甚少,也不知她自何時而起愛上了這麼個交流甚少的老友。

初中短短三年的人情世故,她從一個什麼都不理解的懵懂孩童成了個寡言少語內心封閉的人。不再像之前,無論何事,都會向彆人言語。

說起初中時光,她們這一屆的學生,每學年都要分班一次,因此,她身邊走過了一個又一個自己曾認為是“朋友”的人。她懂得了,這些個“朋友”不過是她漫漫年華中一點點零星碎片,不可能會有長久的。漸漸的,她對朋友的定義非常高,無法對那些看起來很要好的人放下一絲絲信任,卻不知為何,將那初中三年都冇同班過的人視為了朋友。

-都能寫下來怎麼就你寫不下來?”“……”“而且就把答案抄抄下來有什麼用?”“老師給我們時間看錯題的”“就看幾眼有什麼用啊?”“老師發了貼紙把答案遮掉,答案都遮掉了會重新做一遍再看看對不對的上的”“你還頂嘴頂來”“……”我不是在陳述事實嗎?沉默,無儘的沉默,在這番沉默中,家的寄托,一絲不剩。她拿著書放到了房間,走出房間繼續上樓,走到了充滿粉塵氣味的閣樓,默默的傷心哭泣她平常十分喜歡修剪指甲,因此她的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