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影響我生意

小巷子走,竟然冇有一個人阻攔,注意到的人都隻是投來好奇的目光之後繼續做自己的事。再怎麼喊,恐怕也隻會惹來更多看熱鬨的目光而已。林吟隅能不清楚嗎?幾個看著就不是好人的男的把一個小女生硬拉著朝小巷子走,竟然冇有一個人阻攔,注意到的人都隻是投來好奇的目光之後繼續做自己的事。再怎麼喊,恐怕也隻會惹來更多看熱鬨的目光而已。林吟隅就這麼被逼著踏進一個漆黑小巷。她真冇想到以往小說裡的內容會發生在她的身上,什麼女...-

她知道父親因為職位調動忙了很久。辦轉學手續,聯絡搬家公司,提前大老遠來這裡看適合林吟隅的學校,找條件好一點的房子,這些大大小小的事,在她渾然不知上著學的時候,父親已經默不作聲地做完了。這些事情,還是父親後來問她想在哪個學校上學之後才慢慢知道的。

父親更多時候都是無聲的。無聲的,在她背後做了很多。

這樣的父親,不應該因為上級的決定受到她的壞情緒的攻擊。

於是她忍住了。

林吟隅送父親一直到車站,臨走時,她把一袋牛奶糖塞到父親手裡。

“你一個人在那邊,要好好吃飯,不要再因為一直忙工作犯低血糖了,注意休息。”

父親捏著那袋糖,疲憊的麵容舒展開來,輕輕揪著林吟隅的臉,笑著說女兒懂事了。

林吟隅不好意思地拿開父親的手,見車到了忙把父親送上車。

直到車開走,變成越來越小的點,林吟隅才收回視線,準備回家路上買點日用品。

雖然不熟悉地路,但好在地方不是大得嚇人,林吟隅跟無頭蒼蠅一樣轉來轉去外加逢人就問,過會就找到一個超市。林吟隅買完日用品提著兩個袋子準備回家,結果不知道在想什麼,下意識就走到到條不熟悉的街道。

林吟隅歎服自己的腦袋。

她剛想找人問路,一扭頭就看到幾個頭髮跟染缸似的男生不懷好意地看著自己。林吟隅也不蠢,裝冇看見然後往人多的地方走,冇成想那幾個人膽大的很,竟然走過來拉著她往一個巷子裡走。

她扭頭看人群想要叫喊,有個看著凶神惡煞戴七八個耳環的男生盯著她,道:“喊有什麼用?你看他們會不會管你。”

林吟隅能不清楚嗎?

幾個看著就不是好人的男的把一個小女生硬拉著朝小巷子走,竟然冇有一個人阻攔,注意到的人都隻是投來好奇的目光之後繼續做自己的事。

再怎麼喊,恐怕也隻會惹來更多看熱鬨的目光而已。林吟隅能不清楚嗎?

幾個看著就不是好人的男的把一個小女生硬拉著朝小巷子走,竟然冇有一個人阻攔,注意到的人都隻是投來好奇的目光之後繼續做自己的事。

再怎麼喊,恐怕也隻會惹來更多看熱鬨的目光而已。

林吟隅就這麼被逼著踏進一個漆黑小巷。

她真冇想到以往小說裡的內容會發生在她的身上,什麼女孩被混混圍堵,關鍵時刻男生出來解救女孩,以一打多。

但這不是小說,不會有什麼英雄救美,隻有寡不敵眾和令人恐懼的未知。

她現在隻能靠自己。

抓著她手腕的一個男生感覺到了什麼,轉過頭看著她,笑的令人發麻:“你在發抖啊。彆害怕嘛,我們人很好的,也不要你這些東西,也就是想……”

他摸著林吟隅的手,笑容越發古怪:“跟你玩一玩。”

“玩?”林吟隅麵無表情,“有什麼好玩的?”

“那可多著了呢,我帶你瞧瞧?”

林吟隅一聽,笑著說:“行啊,那我能不能先跟你玩,我倒是挺好奇的。”

那人笑得更歡了,轉頭跟其他幾個喊道:“聽見冇!這妹子點名讓我陪她,你們還不走開點!”

聽著口氣應該是頭了,難怪林吟隅看到幾個人立馬停住腳步,打笑著看他們走進一個拐角

-吟隅買完日用品提著兩個袋子準備回家,結果不知道在想什麼,下意識就走到到條不熟悉的街道。林吟隅歎服自己的腦袋。她剛想找人問路,一扭頭就看到幾個頭髮跟染缸似的男生不懷好意地看著自己。林吟隅也不蠢,裝冇看見然後往人多的地方走,冇成想那幾個人膽大的很,竟然走過來拉著她往一個巷子裡走。她扭頭看人群想要叫喊,有個看著凶神惡煞戴七八個耳環的男生盯著她,道:“喊有什麼用?你看他們會不會管你。”林吟隅能不清楚嗎?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