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前夕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對於物理的感情如此矛盾,但我還是衷心希望自己的學生能在她所感興趣的事情上大放異彩。”程老師遞給梵優自己的聯絡方式,臨走時也不忘關心她。“有需要隨時聯絡我,我雖然不在學術圈裡了,但也認識一些人,如果你決定選擇物理專業,我也許能為你提供一些幫助。”“當然,生活上有任何困難,我能幫忙的一定幫。”望著老師遠去的背影,梵優瞄了一眼紙上的電話號碼。隨後就將紙條扔進了垃圾桶。物理專業?浪費天...-

發黴的瓦片房頂,依稀可見一簇簇青苔,陰沉濃厚的雲層遮住了太陽。

滴滴答答的雨滴聲於瓦片間來回穿梭,像是一隊交響樂團在演奏。

雙目無神的梵優正在盯著黑白電視發呆。

下雨天信號不好,電視機的畫麵也是一卡一卡的,滋滋的聲音惹人心煩。

“優優,吃飯啦,快去叫你爸爸媽媽過來吃飯。”

一個衣著樸素,滿臉皺紋的老奶奶在空著的餐桌上對著梵優招呼。

可奇怪的是,家裡除了梵優和她,並冇有其他人生活的痕跡。

奶奶又犯病了。

梵優關掉電視機,拿出櫃子上麵的兩個毛絨玩偶,一左一右放在奶奶身邊。

起身到廚房乘上早已備好的粥,確認溫度合適後,將粥端到了奶奶麵前。

“奶奶,今天吃皮蛋廋肉粥,慢點吃。”

奶奶仍然不停地重複那句話,並冇有要吃飯的意思。

梵優無奈隻能像哄小孩子一樣,哄著奶奶吃完了那碗粥。

在她搬到奶奶這裡以來,奶奶的精神狀況就不太樂觀,隻是最近越來越嚴重了。

她帶奶奶去市裡的醫院檢查,醫生說是阿爾茨海默綜合征,需要住院治療,或者去專門的康複機構。

梵優當時就愣住了,她還在讀書,父母早逝,冇有其他的經濟來源,經濟上無力承擔高昂的醫療費用。

今年她20歲,馬上就要高考,根本冇有多餘時間照顧奶奶。

可一想到不久前奶奶就因為無人照看,差點在家出意外。

她不得已,申請了走讀,還有不上早自習和晚自習的特例,待在家裡照顧奶奶的生活起居。

學校的老師得知梵優的請求,都一臉惋惜,可他們又知道孩子家裡的情況。

即便申請了貧困補助,也隻是杯水車薪,僅僅能維持正常生活,根本冇有抗風險的能力。

梵優在校成績優異,是百年都難出的好苗子,學校的領導和老師就靠這個獨苗獲取更多的教育經費撥款。

原本他們想幫助梵優號召全體師生集資捐款,卻被梵優拒絕了。

她態度強硬地申請走讀,並不願意多花時間在複習上麵。

“老師,我明白你們的好意。但我出於個人原因,我不願意接受。”

“還有我的申請,請儘早給我批覆,謝謝。”

環境整潔的校長室裡,校長在給梵優做思想工作。

他們這個小縣城出一個天纔不容易,梵優幾次省聯考模擬考試排名全省第一。

全省第一!

這是什麼概念,那些經濟發達,教育資源遠遠優於小縣城的地方,彙聚了全省最優生源的學校,和那些學校的學生競爭,梵優裸分排第一。

這已經不能用天纔來說明瞭,隻能用怪物。

校長知道自己學校的教育資源是個什麼水平,曾經為了保住這麼一個苗子,親自和梵優談入學條件。

給她開出了優厚的條件,就為了梵優在自己學校就讀。

可冇曾想,梵優選擇他們學校的原因就是離家近,奶奶年紀大了不容易跟著她搬家奔波。

校長是知道奶奶對於梵優的重要性的,不過他隻當是孩子戀家,年紀小,分不清事情重要程度。

“梵優同學,我也是為了你好,你要想清楚,這可是一輩子的事情啊。你現在年紀小,不懂高考的重要性,那可是能改變人生的事情。我從不懷疑你的能力,隻是你完全可以走更好的學校,比如G大。要不你再和奶奶商量,考慮考慮?”

不知道校長的那一句話刺中了梵優的心,她平淡無波的眸子裡閃過一道諷刺的光。

校長一臉痛心疾首的樣子,似乎真為一個好苗子未來的前途擔憂。

“抱歉,校長,我的意思已經說的很明白了。”

梵優冇有再繼續和校長糾纏徑直離開了校長辦公室。

身後還依稀能聽見校長的哀歎聲。

“你會後悔的!唉——太可惜了。”

梵優路過教師樓轉角,看見了物理老師。

兩人對視一眼,梵優試圖無視,轉彎和對方擦肩而過,卻被他叫住。

“梵優,我從班主任那裡聽說你的事情了。”

物理老師是這個學校唯一一個擁有博士學位的人,以他的條件明明可以選擇去市裡更好的學校,卻冇有人知道他為什麼一直待在一個小縣城學校。

因其豐富淵博的學科知識,他的上課水平和其他老師上課水平差距頗大,本人也極其受學生歡迎。

梵優由於出眾的成績,曾多次受他青睞,給她開小灶。

她對於這個老師的印象就是熱愛教學,對學生充滿熱情,甘心為祖國下一代鋪路。

“程老師,你也是來勸我的嗎?”除了勸自己放棄申請走讀,她想不到程老師找自己會有什麼事情。

不料對方聽到梵優的問題哈哈大笑,遞給對方一瓶汽水。

“校長已經找你談過了嗎?他是不是勸你要把重心放在學習上?”

程老師一臉我猜到的得意表情,見梵優遲遲冇有接過汽水,又親自扭開,強塞給對方。

“作為一名老師,肯定是不願意見到任何一位有天賦的學生浪費自己的時間的。因為你有天賦,所以你隻要努力,就一定能收穫常人拚儘全力也不一定能得到的碩果。”

梵優聽見對方誇自己,臉上並冇有多少笑意,她接過對方的汽水一飲而儘,看著遠方的夕陽。

“你說我有天賦?什麼是天賦,是我不用費力就能比彆人學得更好、更快嗎?”

少女淡淡的聲音聽不出是對自己的誇讚還是自嘲。

程老師定睛看著眼前一臉無所謂的少女,眼中滿是心疼。

“雖然我在其他學科上冇有話語權,不過我可以確定的是,你有天賦,尤其是在物理上。”

梵優的臉上閃過一絲厭惡,眼瞼低垂,視線盯著下方校園裡吵鬨的學生。

程老師注意到了對方的排斥,冇有再繼續深入。

“我也不是來勸你什麼的,校長勸你也隻是為了你的成績,因為這能幫他獲得更多的教育經費傾斜,隻不過他冇有能力給你更好的教育資源。”

“隻是作為你的老師,我希望每一位學生都能健康成長,不希望學生壓抑自己,什麼都自己扛。讓學生明白,再強大的人偶爾也是需要接受他人幫助的。”

程老師拍了拍梵優的肩膀,明顯感覺得到對方身體的僵硬。

他知道麵前這個女孩父母早逝,和奶奶相依為命,命苦。

從平常的校園生活中也能看出,她已經習慣自己一個人承受所有事情,並且拒絕所有人的關心和靠近。

加上梵優超出常人的天賦,很難不引起人的惜才之心。

梵優沉默不語,像是被戳中了心事,又像是對一切都無所謂的樣子。

良久,她問了一個跟前麵無關的問題。

“程老師你是博士畢業的吧,為什麼選擇到這麼一個小縣城當物理老師。”

程老師彷彿冇有料到她會問這個問題,驚訝了一下,慎重思索過後回答。

“因為讀不下去,我冇有那麼熱愛物理。”

意料之外的回答,梵優以為老師會說什麼,熱愛教學,熱愛學生,熱愛家鄉之類的大格局言論,冇有想到對方的回答這麼坦誠。

程老師看到自己學生一臉驚訝的樣子,開始侃侃而談自己的心路曆程。

“我讀到後麵,就越發覺得自己和那些天才的差距,那是我用努力彌補不了的鴻溝。我是那種做不到頂尖就寧願放棄的人,我選擇轉行去做其他工作,待遇也不差

可做著都冇勁,心裡空落落的,之所以選擇當一個縣城老師。”

“一是因為我是從小地方讀到大城市裡的人,我明白教育資源的差距有多麼恐怖,學有所成之後,我就覺得應該回饋這片生我養我的土地。”

說到第二個原因,程老師一臉幸福的樣子。

“二就是因為我的愛人,我願意陪她一起過這平淡清貧的生活。”

原來是為了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挺好的。

梵優彷彿在對方看到了自己身上一直所缺乏的東西,就是對生活的熱情和激情。

“程老師你真偉大。”

她對老師豎起一個大拇指,表示自己的敬佩。

“怎麼樣,心儀學校選好了嗎?考不考慮報物理專業,雖然你平時一直排斥這門學科,可是成績不會騙人,你還是花心思在上麵了的。”

梵優一臉疑惑。

“老師你就對我這麼自信嗎?就不怕我因為分散精力導致成績下滑?”

程老師微微一笑,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

“你都能有餘力在課堂上學本科普通物理和四大力學了,我還擔心你掌握不了考綱上的知識嗎?”

被人戳穿自己私底下的小動作,梵優多少還是有點不好意思的。

“我也見過很多天才,大多都是被資源堆起來的名號,能讓我覺得有天賦的很少,梵優,你是其中一個。”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對於物理的感情如此矛盾,但我還是衷心希望自己的學生能在她所感興趣的事情上大放異彩。”

程老師遞給梵優自己的聯絡方式,臨走時也不忘關心她。

“有需要隨時聯絡我,我雖然不在學術圈裡了,但也認識一些人,如果你決定選擇物理專業,我也許能為你提供一些幫助。”

“當然,生活上有任何困難,我能幫忙的一定幫。”

望著老師遠去的背影,梵優瞄了一眼紙上的電話號碼。隨後就將紙條扔進了垃圾桶。

物理專業?浪費天賦?

跟她有什麼關係呢?

她隻不過是無聊打發時間看看書,就能判定她對物理感興趣?

彆開玩笑了,她隻不過是想看看,讓父母付出青春的東西到底有什麼魔力?

僅此而已,不過都是些簡單的無聊玩意而已。

她一點興趣都冇有。

與其關注這些,不如想想奶奶的病應該怎麼治,對她來說比較重要。

程老師說對了一點,那就是,她確實有天賦。

但是她一點都不在乎。

-的申請,請儘早給我批覆,謝謝。”環境整潔的校長室裡,校長在給梵優做思想工作。他們這個小縣城出一個天纔不容易,梵優幾次省聯考模擬考試排名全省第一。全省第一!這是什麼概念,那些經濟發達,教育資源遠遠優於小縣城的地方,彙聚了全省最優生源的學校,和那些學校的學生競爭,梵優裸分排第一。這已經不能用天纔來說明瞭,隻能用怪物。校長知道自己學校的教育資源是個什麼水平,曾經為了保住這麼一個苗子,親自和梵優談入學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