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梧桐渡

“救人要緊。”卿陌染的話語很有威懾力,那人立馬閉上嘴巴,恭敬地彎腰道:“是!”話畢,卿陌染轉頭就走,玄甲男子緊隨其後,他們身後一眾妖士則亦步亦趨緊跟著,全然冇有把清羽放在眼裡。“等一下!”清羽愣愣出聲,那語調裡不難聽他的不滿。卿陌染腳步頓住,轉身看向他,眼底露出一抹詫異:“你叫我?!”清羽點點頭,一字一句道:“那株仙草歸我!”卿陌染眼底閃過一絲不耐:“想要?”一聲輕嗤之後:“打贏我再說!”說話間他...-

南域妖都北行七萬七千裡儘是冰川,那裡冰如晶,雪空靈,其寒噬骨,凍徹神魂。

然則,在那冰川之巔有處極地,那裡桐花滿樹,芳香四溢,故稱“梧桐渡”!

彼時,梧桐渡內一個毛髮如雪的白狼正在鼾甜入夢,翩翩起舞的桐花落了它滿身,滿地。

夢裡,一個男子宛若神祇,他指尖輕觸琴絃,那琴音便宛若天籟讓人流連,小狼崽湊上前去在他不染纖塵的衣襬上蹭了又蹭。

男子俯身將腳下的小狼崽抱進懷裡繼續撫琴,小狼崽一臉呆萌地看向他,充滿了好奇與探究,還不時伸出兩條小短腿抱住他的腰身,使勁的賣乖。

那男子也不言語,隻是麵目柔和任由那小狼崽子在自己懷裡歡騰。

嗷嗚......嗷嗚……

“清兒,清兒……”

“嗷嗚……”

白狼轉醒,墨發漸漸浮現,不一會,一個看起來溫柔似水卻又冷峻的少年乍現眼前,那張臉既有惑人的俊美,又有無法言喻的孤傲。

鬼穀子則是十分嫌棄嘟嘟囔囔:“冇出息的傢夥,一個夢做了幾萬年也不見長進。”

“哼,那還不是都怪爹爹每次都來打斷我!”

鬼穀子怨懟道:“你已小三萬歲,不想著修煉就知道做白日夢,那白日夢能讓你修為精進還是能讓你練出靈丹妙藥?!”

清羽扯起嘴角,很是無害道:“爹爹神通廣大,無敵於世,無需擔憂修為的事情,清兒負責吃飽睡好,爹爹負責煉出靈丹妙藥,豈不是兩全其美。”

鬼穀子一聲冷哼道:“混賬話!吃喝玩樂也得懂得生存之道,從今日起你在不勤修術法老子打斷你的腿!”

話音未落他就轉身忙著晾曬一旁的草藥,嘴裡卻也冇有停下,嘟嘟囔囔了半天,再回頭哪還有人的影子,清羽早已不知跑到哪裡去了。

清羽每日吃喝玩樂逍遙自在,除了釀得一手好酒,最大的興趣就是做白日夢,雖然那夢萬載不變,可他仍樂不思蜀。

每每惹得醫仙生氣他都會奉上一罈佳釀,可近日他卻不捨得用酒哄老爹高興,他總覺得這酒要給更重要的人留著。

可爹爹生氣了,這日子如何舒坦,這不一轉眼清羽就對著一株仙草嘿嘿傻笑。

這株仙草名為“青玉仙藤”乃是天地孕育而成,它所在之處,必然是靈氣充沛纔可能滋養出這株靈草,然,但凡有點靈智的仙草都有屬性,屬性越強越難捕捉,這株青玉仙藤可謂是難得的天材地寶。

“一二……”

清羽口中的“三”還冇數完,眼前的青玉仙藤就被被彆人奪了去。

清羽愣怔:“你是何人?”

奪去仙藤的男子墨衣長髮,麵容奇佳,摺扇擺動間散發出一種高貴而冷冽的氣質,隻不過這天寒地凍的他拿著一把摺扇實在是讓人費解。

男子將仙藤收入囊中,淡漠地瞥了清羽一眼:"我乃南州牧之子卿陌染!"

清羽略顯呆萌:“那又是誰?”

卿陌染眉頭微蹙,又看了他一眼道:"這株仙藤歸我!"

清羽有些惱怒:“青玉仙藤是我先發現的,你也怎能奪人所好?!”

兩人僵持之時,又一男子突然現身,他身著褐衣玄甲,冷然森森,身後還跟著一群妖士,妖士身形似豹,獠牙奇長,透著凶狠與殘暴。

“卿王……”

玄甲男子剛要說些什麼,卿陌染卻罷了罷手,低聲道:“救人要緊。”

卿陌染的話語很有威懾力,那人立馬閉上嘴巴,恭敬地彎腰道:“是!”

話畢,卿陌染轉頭就走,玄甲男子緊隨其後,他們身後一眾妖士則亦步亦趨緊跟著,全然冇有把清羽放在眼裡。

“等一下!”

清羽愣愣出聲,那語調裡不難聽他的不滿。

卿陌染腳步頓住,轉身看向他,眼底露出一抹詫異:“你叫我?!”

清羽點點頭,一字一句道:“那株仙草歸我!”

卿陌染眼底閃過一絲不耐:“想要?”一聲輕嗤之後:“打贏我再說!”

說話間他手中摺扇變成七尺長劍,劍尖直指少年,那男子雙眼眸深沉如海,透露弑殺的寒氣。

清羽卻不躲不閃,靜靜地站著,臉色平靜地看著卿陌染,那目光讓人不禁猜測,此人若非呆傻便是天賦驚人,不然怎能不畏那駭人的殺意。

卿陌染從未見過如此狂妄之徒,握緊劍柄的手又注入了幾分靈力,頃刻間劍鋒劃破長空,帶起淩厲的殺伐之氣。

說時遲那時快,千鈞一髮之際,一赤紅巨蟒迎向了那斬來的劍氣。

卿陌染始料不及,被強大的反擊之力震退數米,好在那玄甲男子將其護下,冇有讓他傷到分毫,怔怔然,身後隨行的妖士卻是受到波及,個個倒地不起。

卿陌染凶光畢露仰天長嘯,頃刻間化身雪狼與赤蟒纏鬥在一處。

雪狼怒目圓睜,獠牙森森,血色的瞳孔猶如地獄幽火,在白晝中散發著冷芒,尤其那鋒利的爪牙無不散發著狂野的氣息,那是一種讓人望而生畏的威懾力,即使身為靈獸的赤蟒也要暫避其鋒芒。

百十回合過後,赤靈獸纔將雪狼再次震飛了出去。

雪狼發出“嗷嗚”的哀嚎重重砸在地麵,一陣轟隆作響過後霜雪瀰漫,將它遮掩了大半。

這一次,即使那玄甲男子想要護其安然卻也來不及了。

赤靈獸仰天咆哮,似要發起更猛烈的攻擊。

“赤靈,莫要傷他!”

話落,赤靈獸停止攻擊,猶如參天巨龍盤旋於少年身側,一雙嗜血雙眸散發著攝人的威壓與戮氣。

卿陌染乃妖族之首南州牧之子,他生性凶狠嗜血,手段殘暴異常,在他們眼中冇有對與錯,隻有殺與赦!

然而此時他已是血跡斑斑,可他眼眸卻仍舊明亮有神,冇有絲毫的害怕和膽怯,嘴角甚至還帶著一抹嗜血的笑容。

“這仙草是我先發現的,你怎能妄加掠奪?”

清羽雖是稍顯稚氣,但一舉一動頗有大將之風。

卿陌染心有不甘,作勢撲向少年,卻不想咆哮的狼吼響徹天地,一隻碩大的白狼儘現眼前。

眾人皆驚,冇想到這少年竟也是狼族。

眼前這白狼身形要比卿陌染高大許多,毛髮更為柔順光滑,肌肉如鋼鐵鑄成般堅硬強悍,腿似鋼鞭,爪如利刃。

卿陌染和他比起來更像個未成年的幼崽,如果說剛纔自己的狼身是暴戾之氣的話,那麼這個白狼就顯得溫文儒雅,彷彿是一塊純淨的羊脂美玉,不帶一點瑕疵。

卿陌染隻是想不明白,為何自己在他身上冇有嗅到一絲狼的氣息。

清羽重新化為人形,又道:“這仙草我可以給你,畢竟……救命要緊。”

“你……你當真願意將這仙藤給我?”

-波及,個個倒地不起。卿陌染凶光畢露仰天長嘯,頃刻間化身雪狼與赤蟒纏鬥在一處。雪狼怒目圓睜,獠牙森森,血色的瞳孔猶如地獄幽火,在白晝中散發著冷芒,尤其那鋒利的爪牙無不散發著狂野的氣息,那是一種讓人望而生畏的威懾力,即使身為靈獸的赤蟒也要暫避其鋒芒。百十回合過後,赤靈獸纔將雪狼再次震飛了出去。雪狼發出“嗷嗚”的哀嚎重重砸在地麵,一陣轟隆作響過後霜雪瀰漫,將它遮掩了大半。這一次,即使那玄甲男子想要護其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