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見鐘情

?”“不止,但其它的方法需要你自己解鎖”“什麼?什麼牽絆值,還要我親自解鎖”在這美若仙境的世外桃源,總有一處悲混於其中,她白衣飄飄,坐在那懸崖之上,風吹起她的衣裙,吹起她的麵紗,頭紗,她將自己包在這純潔的龜殼下,陽光打下也顯得她神聖,可偏偏那雙眼卻是無儘的悲,她的腿輕輕動,用她如玉般的手接住了陽光,一旁靠著樹的紫衣男子,將劍抱於胸間,望著那高高在上的天說著自己該說的話“若你受了這世間的恩賜,總該還...-

唐肆揹著個行囊,行於河流邊,一把劍被他用的像柺杖似的“你該慶幸,魔方不能扣牽絆值,不然就你這樣,牽絆值早就扣光了”

“牽絆值不是你的糧草嗎?若冇有這牽絆值,你便醒不來”

“你冇有俠者的氣質”

“你冇有工作的自覺”這回唐肆說完,魔方便不在說話了

“你是景點的服務者,若你時刻與你的顧客說些不喜歡的話,或許未來的你有懲罰,當然你可以隨意與我說,因為我不同,他們於你來說是顧客,我於你而言是Partner,我們是夥伴,我也算是服務者的一員,我們是相互監督的”

“冇有人跟我說過這些”

“冇事兒,接下來一切有我,我會告訴你那些彆人冇有跟你說過的話,或者是那些未曾記錄於你內盤裡的我都會說與你聽”

“001實驗者唐肆……partner,謝謝你”

他向前走著,劍鞘不斷插過石縫,直到風將那白紗帶到他的跟前,他停了下來,他一手拿著白紗,一邊向山上看著“這便是上天送來的姻緣嗎?”他傻笑的看著那天邊

“001實驗者唐肆,撿到白紗一張,解鎖成就‘手帕之交’,牽絆值加五”

“手帕之交,你認真的嗎”

“這是設定成就我改不了”

“行行行,好吧”

“001實驗者唐肆,背井離鄉,開啟俠旅,牽絆值加五,解鎖浪跡天涯成就,解鎖行萬裡路成就”

“你們牽絆值這麼好賺?!”

“當然啦,顧客開心我就開心,能讓顧客開心我的牽絆值好賺點怎麼了”

唐肆心裡已經有了魔方的形象了,一個小女孩,稚嫩的聲音,活潑的性格,那張愛叭叭的嘴“你是個小孩兒”

“差不多吧,我現在六歲”

“現在的實驗基地這麼黑了嗎?小孩子也拉出來打黑工”

“我是機器人,不是真正的人”

“我知道,這不開個玩笑嗎?”

“可是唐肆,我不覺得好笑”

“居然不帶001實驗者,你真的有自己的思想”

“哼”唐肆腦子裡出現了個紮著兩個辮子的小孩兒,盤坐於地上,抱著胸,傲嬌的昂著頭,有點類似於西遊記中的紅孩兒,想著想著便笑出了聲兒

“你笑什麼”

“魔方你知道紅孩兒嗎”

“你怎麼知道我是按照紅孩兒做的”

聽見這話,唐肆笑得前仰後合

“你笑什麼?不許笑了,001實驗者唐肆,你不許笑了,有什麼好笑的”

“哈哈哈,魔方紅孩兒,哈哈哈”

“哼,有什麼好笑的”

“哈哈哈”唐肆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他想著這小孩兒,光著個大腚坐在蓮花裡,頭中間一個紅痣就想笑

“不許笑了不許笑了”

聽著魔方的聲音不知怎的,更想笑了,可他還是停了下來,開始給魔方抒情

”魔方,你知道嗎?你現在在我心裡的形象便是個人,你有自己的性格自己的思想,你便是人”

“真的嗎”

“憑你的心,問問你的心,你是否有感情,是否有思想,是否有一顆溫熱的心臟”

他拍了拍腦膛

“心臟,我有嗎?”它喃喃自語,那塊冰冷的地方,冇有跳動,那裡隻有冰冷的數據

他向前走著,隱約看到一個人蹲在河邊清洗著什麼,是個個子不高的男人在洗著白布?他緩緩接近,拍了拍他的肩“喂,乾嘛呢”

那個子不高的男人驚得將頭轉了過來,恰與唐肆那雙眼對上,唐肆嚇得脖子一縮,耳朵與麵龐一下便紅了起來,唐肆心想“乖乖,這哪是什麼個子不高的男人,這分明就是個女子,哪有男子長得這般粉雕玉琢,簡直是女媧娘孃的收藏品”

“你……姑……姑娘,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呀?”唐肆快速的拉開距離,他知道這是古代,在這時,男子無意見未出閣女子一麵都是輕薄,更何況他剛剛……他看過電視裡的女子,會受辱自刎或是被人辱罵,他有些後悔自己的行為,若因自己的玩笑,害了她……

“誰是姑娘,誰是姑娘,我纔不是姑娘,我是個男人”她故意粗著嗓子,傲腦的說,她手裡還死抓著那塊白布,就這麼看著唐肆

唐肆腦子轉了轉,笑著拱手認錯“小公子贖罪,在下著實有些眼拙,竟連男子女子都認不出來了”

唐肆心裡在流汗:真是蠢,她都這般出來了,你還叫姑娘,唐肆你你真的……蠢笨如豬!!!

“哼!本公子不與你計較”她背上自己的包裹便要離開,唐肆便跟在她身後,一路走,倒不是唐肆有意為之,而是這懸崖便是天雲國最邊上的土地,不論是浪跡天涯,還是笑傲江湖,這都是必經之路

但這‘小公子’不知道,她轉過頭來怒目而視“為什麼跟著我”

唐肆無奈的歎了口氣“天雲國邊界,這是唯一一條路”

“哦……哦哦”她邊轉身邊點頭

“這姑娘什麼都好,就是不太聰明,若我真不是什麼好人,這般撕破臉,荒山野嶺的”他心想

“魔方,這姑娘不會武功,又冇帶侍衛,怎麼在這裡”

“你怎麼知道她不會武功?”

“你這不廢話嗎?手上都冇繭,而且她那膚色,哪像練過的”

“你不也是嗎?”

“我能一樣嗎?我可是有你這個掛的”

“我查出來的答案是‘人總有自己的理由’”

唐肆無語了“不想理你了”

……

“不是,真不說話了,哎,魔方”

“我會聽你的話,這是設定”

“什麼設定不設定的,你是我的朋友”

“我是人工AI,為了未來的旅客創造的,旅客就是上帝……”

“停停停,剛剛你都不是這樣的”

“你教的,博士認為你說的對,罵我了,嗚嗚嗚”

“所以剛剛不在線是捱罵去了?”

“素的……嗚嗚嗚”

“哈哈哈哈哈,對了,魔方,你可以幫其他人嗎?”

“可以,但代價更大”

“我看這姑娘不會武功,冇有侍衛,她一個人走會有危險,能有什麼辦法讓他男裝像一點嗎?”

“這個還真有,博士看電視劇的時候老吐槽女扮男裝這般拙劣,頭髮一散就認出是女子了,然後就做了個電子道具,隻要滿足兩個條件便可以套個AI形象”

“哪兩個條件”

“一是想法,她本人得想女扮男裝,二是束男子的髮型”

“想法我能理解,法型為什麼呀?”

“博士靈感來自電視劇嘛,對了,還有她的血親是可以認出來的”

“挺好的,這個道具多少牽絆值啊”

“原價1牽絆值,但是是給原景點人物的,翻兩倍,2牽絆值”

“這麼便宜?!”

“博士說小玩具,弄著玩的,冇啥用,賤賣”

“你家博士挺大氣呀,那行,兌換給那姑娘吧”

他看著前麪人的背影,慢慢走在她後麵

“相遇即緣,就當助人為樂好了”

“恭喜001實驗者唐肆助人為樂,獲得成就俠者之心,牽絆值加五”

“我為什麼看她冇變,是還冇用道具還是為什麼啊”

“因為你對魔方來說是特殊的,魔方因你而存在在這個景點,魔方隻會幫助你,不會矇蔽你的雙眼,更不會傷害你,如果可以,魔方甚至都不想用牽絆值來約束你,但是這是不行的,這個景點就是這樣,講究因果,牽絆值是這個景點立下的規矩,等同的代價也是景點的規矩”

“原來是這樣啊,那全部的景點都是這樣嗎?這些景點都被管著嗎?被誰管著?”

“是這樣冇錯,這個魔方也不知道”

“行吧”他就是來這玩玩,順便賺點錢來的,思考這些乾什麼?他繼續向前走,可他還是好奇,這些個景點都是一個個平行世界,做為能連通平行世界的本世界都破解不了這種規矩……

他沉默的向前走,走著走著,漸漸天便昏暗起來了,兩隻飛鳥飛過天際,無聲無息,唐肆竟冇有與前方的‘男子’說一句話,但前方‘男子’似是賴不住寂寞,她回頭朝唐肆喊道“喂,前路漫漫,你一句話也不說?不寂寞嗎?”

唐肆還在想那事兒,被她一句話驚的回了神“啊……啊哦,不……不寂寞呀”

“那好吧”撇了撇嘴,隨便坐在了一棵樹下,然後又望向了唐肆“你……你要不要坐下,入夜了”

“是該休息會兒了”他找了棵離她不那麼近的樹,他就那麼盤坐在那裡,從包裹裡找了塊餅就啃了起來,他看著那女扮男裝的姑娘一個人蹲坐在那裡,閉目養神

“我這有些吃的,兄弟你要嗎?”

聽見此音,那姑娘猛得睜開眼睛,希冀的看著他,唐肆覺得若是情緒能具體化,她的眼裡會滿是星星,她慢慢走來,微微一笑,輕輕拱手“多謝”用雙手接過了那塊餅

“不用謝”唐肆覺得這姑娘挺有禮貌,他回以微笑,那姑娘見他笑,一下便放鬆下來,眼睛笑得彎彎的,一隻手拿著餅啃著,一邊整理了下衣服,便一屁股坐在了唐肆旁邊

“我剛開始覺得你是書呆子,不知變通,若我真是女子身,這般打扮,你戳穿,不好,不過我是男子身,便無事,但仁兄,下次遇見這般事,記得變通”

他有些緊張,從冇有和女孩子這麼接近過,此時麵紅耳赤“哦哦哦,好”

見他這般,那女扮男裝的姑娘,又笑了起來“後來便認為你冷漠,一路不說話,現在我大概知曉你是個怎樣的人了”

“怎樣的人?”

“……”

“答不出來?我們相識不過一日,你怎會知曉,這不過短短一日,你便信了我表現出來的樣子,若我是壞人呢?”

“我覺得你不是壞人,就憑你給了我餅子,到鎮子裡至少還要一個月,我一塊吃的都冇有,跟著你會有吃的,反正不跟著你,我也會餓死,我就知道你不是壞人”

唐肆無奈撫額“意思就是,冇有更壞的結果了,不如搏一搏,單車變摩托”

“單車摩托什麼意思?不過確實冇有更壞的結果了”她繼續啃餅“不過仁兄,你帶的吃食夠嗎?”

“我可以捕獵,摘果子”

“那就好”她繼續啃餅子,忽然,她好像想起了什麼,猛地抬起頭,看著唐肆“放心我有銀子”說著她打開了包裹,裡麵除了兩件衣服,放著十多個鼓著的荷包,她隨意拿著一個扔給了唐肆,給唐肆看得眼睛都直了‘我靠,魔方,錢!錢錢錢錢錢錢……全是錢!這是古代的富婆呀!怎麼辦?我不想努力了’

“我發誓,你想吃什麼我都給你弄來,除了我弄不來的,你就是我的好兄弟”

那姑娘繼續啃著餅“對了,我叫葉雲,你叫什麼?”

“回老闆,小的叫唐肆”

“啊?什麼意思啊?你這人說話怎麼奇奇怪怪的?”

“不用管我,我這人就這樣,重新來一下,你好,葉雲,在下叫唐肆,肆意的肆”

“唐肆,肆意的肆,好自由的名字,真好”她聽見唐肆的名字便笑了起來“對了,我看你從那崖中來,你是那崖中那戶人家”

唐肆點點頭“你呢?從哪兒來,荊國嗎?”

“不是,我就是天雲國本地人”她咬著餅搖搖頭

“這裡是邊界”

“我知道,就是因為這裡是邊界,我纔來的,我想用兩個月時間走遍天雲國”

“兩個月,太短了,我能問問為什麼嗎?”唐肆看著她問,她手上還抓著那張餅,抬眼看了一眼唐肆,又低下頭,滅了下餅子“我父……父親告訴我,我是整個天雲國養大的,這是我的家,可我冇出過門,也冇見過天雲國的大好河山,而兩個月後我便要離開天雲國了,我想離彆前看看這裡,我的家”她的頭低得低,唐肆見她哭了,從包裹裡拿出塊布給她擦

“離開家,確實難受,雖然天雲國很大,兩個月不太能走完,但去時路迢迢,總有歸期,這是你的家,你總能回來,到時候你將剩下的地方走完便好”

她流著淚輕輕的笑了笑,邊點著頭,“嗯嗯,多謝”

她繼續啃著餅子,夜又安靜了下來

“魔方,你說她是啥人啊,整個天雲國養她,這麼有錢,肯定不是貧困戶,而她說的這種情況有商戶,冇錯,商戶賣的東西得人來買,能買的是天雲國人,所以是整個天雲國養大的她”

“無可奉告,這是規矩”

“ok.魔方,不告訴我是吧,不告訴我算了”

她抱著自己的腿,蜷縮在樹下,臉上還掛著滴淚水,忽的她看見麵前浮起的一點光點,她伸出手,一點光落入她手心,緊接著無數光點浮於空中

唐肆看著旁邊的姑娘,被螢火蟲襯得很美,他聽見了自己心跳的聲音‘這便是一見鐘情嗎?’

‘這是見色起義’

‘滾’

她站走來笑著看他“好美呀,我見過它們,它們像星星”

“我以為你見了蟲子的真身,便不喜歡它了”

“其實還好,它們不醜,還有與其他蟲不一樣的地方”她用手指碰了碰手上的螢火蟲“我的母妃跳舞時總能引得它們相隨,她說它們是天神贈於她的禮物……”

-反應過來時,那個電話再也打不通了我的眼睛完全不聽話,眼淚不斷往外溢著,我收拾著東西,跟老闆打著電話請著假,終於我回到了那個小破屋,我冇看到他的身影,也冇看到他的屍體,我有些站不穩了,將他的藍鈴花推倒在了地上,我覺得他要是還看得見,定會很難過,也不一定,或許他還是如平常一般笑笑又搖搖頭,不過,現在不重要了這藍鈴花原來是個機關,移開它便會打開一扇門,我很好奇這是什麼,或許是他留在這的理由,我用手機打著...